阿那亚之旅

今年的旅行全部集中在了九月和十月,这两个月琐事太多,原本计划的泰国之旅由于没时间准备搁浅了。退而求其次,百忙之中偷闲出游了三次,因此我也欠下了三篇游记。我一直在努力建立记录人生大事件的习惯,包括每次旅游必须要写一篇游记。奈何拖延症严重,每次都拖好久才开始写,写完就更久了。没想到这次拖了“一年”……

2018年9月1日自驾去阿那亚,开始为期三天的滨海度假之旅。这次旅行是姐计划安排的,我们纯属蹭玩。准确的说我和晓是9月1日凌晨1点半出发的,姐他们1号早上出发。晓是夜班,凌晨1点下班。晚上我开哥的车,去单位接晓下班,直接出发去阿那亚,开启了下半夜的长途驾驶。

说起来我拿驾照也好几年了,拿了驾照之后就没摸过车。直到今年晓督促我有时间练练车,虽然也摇不上号。开始练车租的是两人座的smart,第一次开三厢车是清明节放假回晓家,大晚上赶上下大雪,回家的路又是蜿蜒曲折的山路,全程车速20迈,简直是挪回家的,真是一段紧张到肝颤的驾驶经历。

到这次自驾游,我的实际驾龄也有半年多了,长途还是第一次,而且是夜间长途。从北京到阿那亚走京哈高速有四个小时车程,晚上不担心堵车,但容易疲劳驾驶。我俩不着急,我又是新手,百分之百集中精力开车。快到凌晨5点的时候,我看大概还有一个小时的车程,实在是有点困,就在服务区眯了一个小时。再次出发的时候,天已经亮了。

7点钟我们到达了阿那亚,这是一个在秦皇岛黄金海岸的度假社区。社区周围很荒凉,社区内就很高端了,有海景别墅,花园洋房,主打休闲、旅游、度假。按规定下午1点才能办理入住,我俩过去的时候工作人员还没上班。问了一下,现在就可以入住,只是房屋还没打扫。我俩有幸成为今天第一位办理入住的游客,当然不会有什么礼品,中午办理入住时游客多到需要排队。爸妈和姐哥,以及沫沫和小鱼两个小宝贝还在路上呢,旅行的大部队中午才能到。我俩算是先锋官了,经过一夜的长途跋涉,率先领略了度假区的风光。

姐订的房间在小院,“小院”是阿那亚里的一片海景别墅区的名字,那里都是独栋带院子的靠海大别墅。姐订了别墅的一层,是一套三居室,有两个卧室可以透过落地窗直接看到大海,晓特别爱这两个卧室,一眼望去:绿色的草坪,黄色的海滩,蓝色的大海。别墅外围是绿草如茵的院子,穿过客厅的玻璃门可以直接进到院子里,出了院子,穿过步行道就是海滩。一切都是那么的闲适,没有半点都市的忙碌气息。住海景大别墅的感觉,跟住城市的鸽子笼就是不一样。

由于全家出去旅行,还有两位小宝宝,随身携带的行李有点多。我和晓开了姐家的SUV,姐他们开了一辆GL8。办理完入住,我直接开车进了社区,将行李搬到别墅里。社区内停车是按次收费的,半小时内免费,出来的时候绕了点路,恰巧满了半小时,门卫大哥满脸无奈中夹杂着得意:“您这是今天第一单。”社区内开车不方便,很多地方不能停车也不让私家车出入。而且社区有免费摆渡车,坐摆渡车可以很方便到达每个站点。我就将车停到了社区外的免费停车场里,免费的同时就存在安全隐患,早知道后来车的遭遇,花点钱停到社区的地下车库挺好。

我开了一晚上的车,晓在车上迷迷瞪瞪地也没睡多久。我俩本来应该疲惫不堪,但现在倦意全无,迫不及待地跑到海滩上浪一把。上次旅行还是去年十一长假去三亚和长隆,这一年我俩事太多了,一直也没时间、没心情、没钱出来浪。这次是姐计划安排了阿那亚之旅,也是小鱼人生的第一次旅行,我记得沫沫的第一次旅行是去东戴河吧?这次沫沫荣升为哥哥,自然不能跟上次一样只玩沙子了。

从院子和海滩之间有一条步行道,道路由一半橡胶一半木板并行构成,偶尔遇到一位在橡胶道上晨跑的大叔,可能是这里久居的富豪吧?道路边是石块砌成的半米高的矮墙,隔开了沙滩和跑道,这样避免沙子都弄到路上了。隔一段就会有进入沙滩的出入口,在出入口处会有冲脚的水龙头,可以冲冲脚上的沙子,特别人性化。我们来的比较早,路上和海滩上几乎没有人。今天天气特别好,蔚蓝的天空,深蓝的大海,金黄的沙滩,暖意十足的阳光,休闲中透着惬意,踩着沙滩,跑到海边,让海水漫过脚面,我俩真的放松身心了。

跟姐他们一起出来玩,和我俩出去旅游截然不同。我俩不管去哪都特别赶,有限的时间塞进去各种行程,哪都想玩,什么都想体验,贪多导致特别累。和姐他们一起,不会有太多项目,会是一次悠闲放松的旅行,实现度假的目的。一是因为有沫沫和小鱼随行,机动性差一些。不像我俩人单独出去,跟脱了套的狗子一样。二是姐都安排好了,不用我俩费心,跟着玩就好了。还有就比较玄学了,姐说她去哪都是好天气,我俩去哪都会赶上坏天气,大风、大雨、大雾。我怀疑我俩是“龙命”,每次旅行,必现异像。或者是我小时候吃鸡头吃多了,家乡传说:小孩吃鸡头,娶媳妇下雨。说的是娶媳妇当天下雨,我这和媳妇出门都下雨,也是无奈。

在海边拍了几张照片,回别墅休息了一会儿。姐他们还在路上,大概中午才能到。我俩先出去溜达一圈,主要是看看有什么好吃的。社区内有两条摆渡车线路,我们住的别墅区是“小院”站。第一次出来没看到,走了很远去了下一站上车。车上同行的有几位大爷大妈,都是一副有钱人的范儿,言语中谈论的都是买房置地,一个大妈说:“待会看看这边售楼处在哪。”言下之意好像来一趟不容易,买套房子吧。我俩诺诺地不敢做声,生怕表现出穷人体质露了怯。

不一会儿到了终点站,终点站是两条线路的换乘站,社区的第一食堂也在这里,周围还有一些餐厅。我俩迫不及待的进去看看有什么好吃的,赶的时间比较尴尬,早餐时间已过,午餐时间没到,什么吃的都没有。自营的这些餐厅也和食堂一样,11点半开始供应午餐。无奈,先游美景吧。社区内景色不错,绿色植物特别多。有树、有花、有草,但也只可怡情,不能充饥。饥肠辘辘,便兴趣缺缺。

这边还有高尔夫球场,场边有好多人在挥杆往场内打球,都是一副大力出奇迹的样子使劲抡,这是比进洞,还是比谁打得远呢?我俩看了一会儿,有个教练模样的人走过来问我们要不要试试,我俩微笑着摇头说:“不用了。”然后一副缓慢沉稳地样子走下台阶离开了,步伐中透漏着会打高尔夫但现在不想打的贵族气质,其实表面彰显沉稳,内心慌的一批。

转了一圈,来到一个广场,广场是橡胶地面,中间有各种喷水的设备。有好多小朋友在嬉戏打闹,家长们坐在广场周围的长凳上。我对一个吊桶突然产生了莫名的兴趣,那是一个有两米多高的柱子,柱子顶端横着出来五根横杆,每个横杆上面吊着一个锥形的桶,桶里的水快满了,往下沥沥拉拉地流着。我走过去伸手接水,晓也和我一起过去了。水打在我的手上冰凉凉的,我看了一眼胸前的相机,想别把相机弄湿了,然后转身将相机往外让让。这时就听见头顶哗啦一声,一桶水从我身后啪地一声打在地上,我条件反射般跳了起来,就听见晓喊了一声:“哎呀——我的鞋!”原来每个吊桶里会不断加水,当吊桶完全满了就会一倾而下,我俩完全不知道是这种套路,导致差点湿身。如果我刚才没有转身,那一桶水估计就倒头上了,我幸免于难,晓的鞋却都湿了。

我俩在广场附近的超市买了点养乐多和冰激凌,超市里也没什么吃的。然后找了两个椅子坐下,这边人比较少,晓将鞋脱了放到阳光下晒着,时不时责备我去玩水导致她湿鞋。我看了看时间,离11点半没多久了,索性不回别墅,再等一会儿直接去吃饭。

11点半餐厅开饭,我们排队拿着餐盘自助式选餐,望着琳琅满目的菜品反而不知道吃什么了。选了凉皮、鸡肉、豆腐、寿司、羊排这几样菜,看着没多少还是吃撑了。我们吃完饭,姐他们也马上就要到了,我俩打包了一大堆饭菜,带回别墅给姐他们吃。在结账的地方拿打包餐盒,餐盒是收费的,望着两大餐盘的饭菜,我秉着宁多勿缺的原则拿了一大摞,结果肯定是拿多了。打包的时候晓直说我:“就不应该让你拿餐盒。”其实用不了的餐盒是可以退的,我俩也没考虑到。后面的几顿饭我们都是拿着餐盒来打包饭菜,也算是勤俭节约了。

我们打包完往别墅走的时候,姐他们到达入住大厅办理入住手续。这时办理入住的人特别多,还需要拍照。我们坐上摆渡车回到小院,晓回别墅,我去门口接姐他们。办理完入住回到别墅,度假大部队到齐了。沫沫对新环境表现出极大的兴趣,站在别墅院子里,摆他的专属姿势——高举双手的耶!小鱼还不能像他哥哥那样有这么多丰富技能,只能躺在人怀里乐。

中午的阳光特别好,适合下海游泳。我上次游海泳还是在三亚,一次很不完美的海泳体验。这次机会难得,不容错过。沫沫率先换上泳衣,晓看了我一眼,说:“你换泳裤去吧。”我有些腼腆,一家子人面前我还是不太好意思的。晓看我没动说:“别害羞了,赶紧的。”我去换了泳裤,T恤还是没脱。之前坚持了三个月的健身又搁置了,练出的两块腹肌快消失了,要是坚持到现在的话,岂不是得有四块腹肌了?那T恤就不用穿了。

我下去游了两圈,虽然今天阳光很好,但海里的风浪还是有点大。沫沫站在水中晃晃悠悠的,我和哥扶着他,让他慢慢坐下感受一下大海。海浪过来了急忙拽他起来,浪花没到了耳根,由于仰着身子没有进到嘴里,但沫沫还是有溺水的感觉。看他的表情,虽然有点害怕,但还是渴望玩水。晓从别墅里拿来一个游泳圈,是一个火烈鸟样子的儿童游泳圈,沫沫坐到游泳圈里,我俩扶着游泳圈让他随着海浪起伏,沫沫完全没有了害怕的感觉。

这次出游准备充分,沫沫带了一条小船和一辆越野车。小船在海里不能正常航行,海浪太大了很容易卷进海里,适合在泳池里玩。那辆越野车的越野性能略差,在沙滩上只能在原地空转,连扬起沙子的高度都有限。沫沫对此也毫不在意,玩的特别开心,还特别热衷于往衣服堆上扬沙子,扬完乐的特别开心,小姨问他:“谁是小坏包呀?”沫沫十分开心:“我似小坏包”。这次还带来了上次去东戴河带的那个大虫子风筝,晓也体验了一把在海边放风筝,今天风挺大,风筝不好控制。

下午回到别墅休息了一会儿,去第一餐厅吃晚饭。吃饭之前沫沫在我和他姥爷的辅助之下,完成了N多次的攀岩活动,小孩的精力是无限的,坐了一上午车,在海滩上玩了一下午,现在还是兴趣高涨。小鱼全程看他哥哥玩,也乐的开心。吃完晚饭,在社区里逛了逛,夜晚这里没有什么娱乐活动,特别是没有广场舞。在一个音乐喷泉周围围着三五人群,沫沫对音乐有着特别的兴趣和天赋,在灯光的映照下,随着音乐喷出五彩斑斓的水柱,我陪他坐在边上看喷泉,姐和晓去逛旁边的商店了,沫沫看了很久,一曲终了,再等下一曲,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。

晚上,终于感觉到累了,窗户外的海滩海面漆黑一片,听着轰隆隆的海浪声,很快就入睡了……

每次到海边玩,总想着早起去赶海,但是每次都起不来。这次起得还算比较早,8点多起来,外面下小雨了,姐去哪哪好天气的“晴天之力”还是没干过我俩去哪哪坏天气的“龙命”。由于下雨,早上还挺凉的。我俩去食堂打包早餐,花样繁多挺丰盛的。还有煎饼,但是排队的人特别多,最终还是放弃吃煎饼了。打包了一大堆早餐,包子、粥、鸡蛋、花卷、玉米等等,我觉得这里的花卷特别好吃。

吃完早饭,雨停了,但天还是阴沉沉的。去海边转了转,海滩湿漉漉的,沫沫不能肆意扬沙了。我们沿着海滩信步前行,走到阿那亚的标志性建筑物“孤独图书馆”和“阿那亚礼堂”,两个建筑孤零零的立在海滩上,相隔有一段距离。建筑都是简约风格,图书馆是长方体的,礼堂是个尖锐的等腰三角形,高冷的性冷淡风。最大的违和感的周围的人太多了,像是两朵雪莲周围围了一群苍蝇,各种搂翅搓手地准备合影。完全找不到没有其他人入境的地方,这么多人在周围根本照不出建筑要表达的美感。

我们继续往前走,想找一下冰激凌车,找到之后发现今天没有运营,晓十分失望。在海滩上还有一个大相框,这里人不是很多,我和晓开开心心地完成留影。事实证明,在没有人的情况下,我的垃圾照相技术也照不出任何美感。我的秘诀是多拍,拍一百张,总有一两张还不错的。

晚上和晓还有哥和沫沫去了海滩,漆黑的海面,轰隆隆的海浪声,总能令人生出莫名的恐惧。沫沫站在海滩上一艘大船上拍照,满脸的尬笑,感觉沫沫还是有点害怕。在海滩上逛了一会儿,哥他们回别墅了。我和晓继续往前走,别墅附近的海滩比较冷清,远处还是有灯红酒绿的地方。我们到了一间酒吧,晓要了一杯湛蓝色的鸡尾酒,听着音乐享受着不多的惬意时光。明天就要回去了,这是在阿那亚的最后一个夜晚(总共就住了两晚)。

酒吧附近还有一个“蜘蛛侠的赤脚鞋店”,我以为是漫威周边,其实是一个卖服装的商店,而且未营业。我俩出了酒吧,继续沿着木板长廊走到栈桥,那是塑料方块拼成的浮桥,长长的延伸到海里,尽头是扩大的长方形平台,在海里随波起伏。我俩站在浮桥上面,随着浮桥左右上下晃动,四周有缰绳固定住,防止浮桥被海水冲散。这边的海滩坡度极缓,一个海浪能冲到特别远,我们想这样肯定能带上来很多东西,我俩沿着海滩找了很远,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,想着明天早上可以来这边赶海。

第三天为了完成赶海的愿望,不到7点就起了,我和晓还有爸去了昨晚我俩去过的浮桥这里。一路上也没发现什么,我就知道没有那种螃蟹乱窜,海螺遍地的海滩。但还是看见了两个大水母,一个浅蓝色的,一个白色的。开始我以为是塑料袋,踩一下有种肉坨坨的感觉。晓说:“这是死了的水母哎!会不会蜇人?”我说:“这能吃吗?拿回去做凉拌海蜇皮。”水母海蜇我也分不清楚,看着半透明肉呼呼的样子,跟吃的海蜇差不多。晓也知道我是开玩笑,说:“你兜回去吧。”其实我还真想拿回去给沫沫看看,但是没有袋子,这肉乎哒哒,说不定还蜇人,只好作罢。

今天中午就要回去了,走之前晓充当摄影师给小鱼拍照,我们在旁边各种逗小鱼,希望他能乐一个。小鱼明显很不给面子,在阳光的照射下,小眼睛眯着感觉就要睡着了。可能是我们要走了,天气又转晴了。在别墅里拍完之后又去海滩上拍,小鱼很不情愿,最后在他的哭声中结束拍摄。

下午一点,启程回家。回北京的方向是往西开,迎着落日,阳光刺眼,四个小时的车程,还是很累人的。哥的车上有沫沫和小鱼两个小家伙,所以每个服务区都休息一会儿。哥的驾驶技术好,我的优势是不用每个服务区都休息。下午六点钟就都到家了,一路平安。没想到,回程上高速之前出现我开车生涯中第一次违章,最后哥帮我处理了。更没想到,第二天发现哥的车挡风玻璃裂了,一路上没发现撞过什么东西,猜测可能被免费停车场里的石子打的,早知道就停到社区里了。

打赏作者一杯咖啡
显示 Gitment 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