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5月27日,端午节假期开始前夕,我们提前开启了假期模式,跑到东戴河浪了一圈。

虽然刚入夏没多久,但是北京早已没有了春天的影子,夏天像头疯牛一样来的凶猛。天气好点的中午,堪比六月三伏。今天是7月22日了,一篇游记拖了两个月,这拖延症也是没谁了。到今天我才发现,觉得初夏天气热,我还是too young了。

“这么热的天,咱们出去玩吧?”我分明记得春天的时候,晓说:“这天不冷不热的,咱们出去玩吧?”真是啥天儿都适合出去玩。

“咱们不是刚去蓬莱玩回来吗?”

“别跟我提蓬莱!端午节前,姐姐他们去东戴河,咱们也一起去吧?”

听出来了吗?这虽然是问句,在征求我的意见,但却是道单选题。

“好!”社会主义新生活,就是要这样的民主与和谐。何况我最近也忙的有点想偷闲了。

我们计划27号早上出发,28号晚上回来,错开端午节假期出行高峰。姐姐他们26号自驾出行,我们27号坐动车去。虽然已经错开了假期,火车票还是早就售罄了,至少12306网站上是这么显示的。这些天我比较忙,晓负责酒店住宿和游玩攻略,我挂个软件抢票。

由于最近比较忙,在出发的早上,纠结再三还是把电脑带上了,打算在火车上敲会儿代码,毕竟来回六个小时车程呢。这就是上学时放假带书的怪圈:放假一定带书,带书一定不看,下次一定还带。毕业这么些年了,这个怪圈还没走出来。计划是美好的,现实的残酷的,火车上来回晃,一敲代码就晕。奇怪的是看动漫就不晕,发大志向带上的电脑,用来看了一路的《进击的巨人2》。

10:20到了东戴河,没有几个人下火车,我们下车的地方离出站口最远,不一会儿整个站台就剩我们俩了。四周望去全是野地,跟我们县火车站似的。晓说:“咱们没下错站吧。”我心里也略慌:“没下错吧,是东戴河站啊。”远处电梯口的工作小哥喊道:“快点,一会儿锁门了。”

我问那小哥:“现在还是淡季吧,人怎么这么少?”小哥告诉我们:“恩,现在还有点凉,不能下水,再过几天人就多了。”小哥说锁门不是骗我们的,出站口的人果然已经准备锁门了。小哥忙喊了一句:“等会儿,我这还俩人呢。”

出了火车站,除了一些黑车司机和农家院招揽生意的之外,游客只有我们俩。姐他们昨天已经到东戴河了,过了一会儿姐和哥开车过来接我们。在车上,姐已经按耐不住吐槽他们昨天的囧途囧事:开车压坏了海滩上一块木板赔了人200;车陷进沙滩里找人弄出来花了200;食堂吃饭吃出一只苍蝇恶心了一天;在房车插座上插电蚊香把插座烧了;昨天温度还特别低,在海边住冻得要死。这悲催经历,感觉跟我们去蓬莱那趟有的一拼了。

房车

住的地方是海边海滩上的房车,从火车站到海边房车那大概十多分钟的车程。第一次住房车这种高大上的地方,看啥新鲜。房车是类似一个白色大箱子的车厢,两边有窗户。房车虽然也有轮子,但是是固定在海滩上的,不能随便移动。每个房车周围都用篱笆围起来一个小院,有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。房车内一应俱全,沙发、床、电视、冰箱、煤气灶、卫生间、淋浴等等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淡季的原因,部分设备就是个摆设,比如煤气灶。总归来说,住宿环境还是挺好的,至少目前我是这么认为的。

今天来这里玩的人还是特别少,姐说昨晚海滩上这一整排房车只有他们这一辆房车的灯是亮的。我们今天来算是第二家,海滩上远远望去也没有多少人,今天气温宜人,明天又是端午节假期的第一天,这两天估计人会陆陆续续的多起来。

东戴河的海滩

收拾停当,自然是迫不及待的跑向大海了。脚踩沙滩,享受着海风拂面,东戴河的气温明显比北京的低一些,在北京的那种闷热烦躁早就一扫而光。这里海滩上的沙子特别细,被太阳晒得有点微热,脚踩上去非常干爽。稍微用力转转脚往深了踩踩,就能触及到湿沙子,那种凉爽沁脚心的感觉简直爽透了,特别是对于我们这种在北京燥热了半个初夏的人来说。

东戴河的海水特别清澈,比较来说我在烟台时去过的海边就太混浊了,在这里远远望去真有点碧海蓝天的感觉。姐说东戴河这里的海滩算是比较原始的了,没有被过分开发。有时候还能捡到一些比较漂亮的小贝壳或小海螺,当然不可能有商店里卖的那种大个的。想捡到那种漂亮海螺,只能去电视里的海滩。

海边

最开心的莫过于姐姐家的小宝宝沫沫了,沫沫在沙滩上一会爬来爬去,一会儿抓沙子,一会儿一屁股做沙滩上,拽着一根不知道从哪里薅过来的干草。晓拿细沙子埋他的小脚丫,一会儿给埋没了,他楞一会儿,一下子抽出来,嘎嘎直乐。姐他们连风筝都带来了,我体验了一把在海边放风筝的感觉,太自由了,根本不用担心挂树上或者和其他风筝缠在一起,海风也格外的赏脸,不大不小,风筝刚好飞起来。一下子线都放光了,极目望去都看不到风筝的本来面目了,其实那是一只卖萌的大虫子。沫沫挺喜欢看我放风筝的,指着风筝乐呢。

所有人来海边必做的事是寻宝。我和晓穿着拖鞋,踩着海水,低着头,仔细搜索,期盼着这一浪一浪地能推上来一只漂亮的贝壳或者海螺,或者是一只运气不好的海蟹,倒霉催的海虾之类的。其实现实很难如我们所愿,倒是找到了一些还看得过去的小贝壳,用我的话说:“没有让我眼前一亮的东西。”晓说:“你适合去看电焊。”姐姐他们昨天也搜寻过好几圈,叔叔阿姨他俩今天早上四五点钟就起来赶海,最终都收获寥寥,都是几块造型奇特的石头,或者长得奇形怪状的贝壳。虽然没什么收获,但是这种悠闲还是令人满足。

海滩

晚上的重头戏是孔明灯。这是我第一次放孔明灯,真是个耐心细致的技术活,也真难为晓这种急脾气能耐心等着孔明灯慢慢撑起来,缓缓送出去。我亲自拆了一个孔明灯,并写下了我的愿望——挣钱,并尽量耐心的去放我人生中第一个孔明灯。在呼呼的海风下,点了半天才把蜡点着,打火机都烧坏了。两手撑着灯罩,慢慢等它鼓起来,鼓起一点,被海风吹下去一点,鼓一点,吹一点。晓说:“你放低点。”我往低了一放,放的太低了,蜡一下子粘到沙粒了。纠结了半天,好不容易鼓的差不多了,轻轻送出去,往上飞一点,往下落一点,飞一点,落一点,一跳一跳地沿着海岸线就跑了,这个熊灯!这一会儿的功夫,晓他们都放出去仨了。我肯定不甘心,不能就这么放任它跑了呀,非得飞起来不可。我就追着我的熊灯跑,它就跳,我就追。歪歪斜斜,一上一下,沿着海岸线,也不飞起来,也不落下去,也不掉海里自杀,也不烧灯罩自燃,逗我呢?就这样我追出去得有一百多米远,晓喊我:“赶紧回来吧!”难道是我的愿望太重了?我这得挣多少钱呐?我的耐心被这个熊灯彻底磨没了,捧起一把沙子给扑灭了,让你跳!我人生中第一个孔明灯,就这么把我调戏恼了。

夜晚的经历注定要给这场旅行加一点不完美的插曲。

放完孔明灯,天完全黑了,海边的夜,黑的彻底,不像城市里,再黑的夜都有明亮的灯。回到房车,发现有两盏灯不亮了,电视也打不开了,我匆匆洗了个澡发现热水也没了。什么玩意?花那么多钱就给我整个这个?开心了一整天,到了要睡觉了,整了这么一出。

我给客服打电话,客服说:“这么晚电工都下班了,这里就我一个人,我也整不了啊。”“整不了就换个房车。”我没耐心的说。客服说:“房车都预订出去了。”我有点火了,我们从姐姐他们住的房车走过来的时候,一眼望去,几十辆房车只有三四家亮着灯,你告诉我都订出去了?我说:“外面那么多黑着灯的,你告诉我都订出去了?他们今晚来住吗?”客服说:“明天会来。”“明天再说明天的,今晚你先给我们解决。”客服说:“我给你找找有没有空房,一会儿给您回电话。”

十多分钟过去了,没动静,我给打过去之后客服说:“有一套,您确定要换吗?”“换!”反正我们也没多少东西。换了一辆房车,发现没热水,我放了半天都没有。我又给客服打电话:“这个房车没热水,怎么回事?”客服说:“没烧水,您确定今晚要用吗?要不明天再用?”我彻底火了:“你这不废话吗?我得洗漱啊,明天我都退房走了,洗个屁!”客服没办法地说:“好吧,我找人给您弄一下。”这明显没把我们当上帝啊!折腾了一宿,生了一肚子气,最终也终于能安然入睡了。

第二天本打算早起去赶海,没起来,醒了就七八点钟了。早餐是去食堂吃的,就是前天姐姐他们吃出苍蝇的地儿。房车住宿还提供了食堂的三餐餐券,但是食堂离的很远,在一个集装箱住宿的地方,开车去挺近,走着去就有点远了。自从姐姐说他们吃出苍蝇,我们的餐券就没再用过。早餐都是馒头粥,相对干净。

吃完早餐,哥和叔叔阿姨他们开车回去了,我和晓打算逛逛待会儿沿着海岸线走回去。吃饭的时候,我们看到食堂附近有一片礁石,一直延伸到海里面。我们过去一看原来是建筑废料,都是大块的混凝块,上面沾满了贝壳残渣,还有好多小生蚝,大的都被人撬走了,搜索了半天也没什么收获。沿着海边一边走一边找宝贝,最终找到了一串青口贝,几块粘在一起的生蚝,几个漂亮的扇贝,也算收获颇丰了。

到了中午该退房了,姐姐他们退了房就自驾回去了,我和晓是今晚8点多的动车,当时买票的时候只有晚上8点这一趟车还有票。等到晚上8点确实太无聊的,我又看了一下票,发现各个时间段的票都很富余嘛,于是愉快地改签到下午三点四十多。

姐姐他们自驾回京了,我和晓对望一眼,去哪呢?“走,去止锚湾!”姐走之前给我们的建议,可以去止锚湾玩玩。这边荒凉到打车都难,一位发售楼传单的大哥看我们找车,主动搭讪说:跟他去看一眼他们的楼盘,然后免费带我们去止锚湾。我乐了,说:“我们时间紧,您拉趟私活吧,我给钱。”

到了止锚湾,发现这边可比房车那边好玩的多多了,不仅有好玩的还有好吃的。这边的海滩延伸特别长,走进去好远,水都没补过膝盖。都过中午了,先吃顿好吃的。我问一个在海边卖东西的大哥:“路边上这几家海鲜餐馆哪家比较好吃?”大哥说:“都可以,现在没有那种吃完宰客的行为了,放心吃吧。”我一愣,反应过来了,说的是青岛天价大虾那种情况呀。我们随便找了一家,点了点蛏子、花蛤、鱿鱼等海鲜,便宜实惠还好吃。

止锚湾

吃完海鲜就去下海淘活海鲜了,为此还在刚才那大哥摊铺上买了两双凉鞋,两把塑料铲子(怕买铁的带不上动车)。下海就是一顿乱瞅,还别说这临走之前还真是收获丰富。透过清澈的海水都能看到奔跑的寄居蟹,只要看到就别想逃出我的旋风塑料铲。不仅有寄居蟹,还有小的皮皮虾、小螃蟹等。海边摊铺上还有卖吸筒的,就像小孩玩的呲水筒一样,据说改装之后可以在海底淤泥里吸皮皮虾,我们看到一个人拎了一小桶皮皮虾,说全是拿这玩意吸出来的。我们乐此不疲的玩了两个多小时,捉到一只方形长眼睛红螃蟹,圆形大肚子球螃蟹(我实在不知道这两种蟹的名字),还有若干寄居蟹和小皮皮虾。用矿泉水瓶装着,带它们回北京。

天也热了,人也多了,我们也玩累了。海边上人越来越多,开始有人下海游泳了,我们也准备回去了。在海边买了一包大樱桃,卖樱桃的老板帮我们叫了一辆车去火车站。进站时又遇到那位带我们出站的小哥,看到我们笑了,说:“这么快就走了。”我笑着说:“嗯,走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