蓬莱两日游

最近俗事缠身,鸭梨山大。工作和生活的状态有些脱轨,人压抑太久了,就需要放松一下,不然会出问题的,可能是身体、心理、或者是家庭。为了有一个好的生活状态,需要暂停一下,歇一歇,散散心。

晓说想看海,在大海边坐坐,找找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的感觉,放松一下这段时间疲惫的身心。我俩思前想后,感觉蓬莱不错。东海仙山,自古以来那都是出神仙的地方。八仙就在这地过的海,显的神通,当年秦始皇求仙问道都去蓬莱。我俩一致认为:此地可去!其实想去的原因并没这么复杂,主要是去蓬莱的特价机票最便宜。

3月4号早上去的蓬莱,5号下午回的北京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去心不诚,此次旅行可谓一言难尽。面朝大海,却没有春暖花开。人间仙境,果然是名不虚传。

4号早上7:40的飞机,我一直认为是7:50的,10分钟误差虽不至于误机,但也让我紧张了一下,再加上早上起得有点晚,不免有些慌张。洗漱的时候,我刮胡子把嘴唇刮破了,好久才止住血。晓把擦脸油扣了一地,看她那心疼的眼神,我嘴破了咕嘟咕嘟流血时,她看我都没这眼神。

出发时,晓没穿羽绒服。我凭借在烟台待过好几年的社会经验告诉她:会冻的你打嘚嘚。上车前我跑回楼里拿了羽绒服,在蓬莱的这两天,此举会让她觉得我比那瓶擦脸油管用。

急急忙忙上了车,周六虽然不堵车,但是逢路口必遇红灯。我说:“也是醉了,这一早上诸事不顺!”晓给了我一巴掌:“胡说八道什么呢,赶紧呸呸呸。”我呸了两下,估计是没呸干净,不顺的事后面还有好多。早上没睡醒有些困了,我说:“好困。”晓说:“昨晚我一宿夜班呢,一眼没合,我还没说困呢。”我贱兮兮的说:“这么长时间不合眼,眼睛干不干?”晓都没搭理我。

到了首都机场,飞机意料之中的晚点,到蓬莱机场时已经是中午了。酒店订在蓬莱阁附近,从机场到蓬莱阁有机场快线大巴,大概一小时左右的车程,坐大巴挺方便就没有打车。这时蓬莱的天气还是阳光明媚,虽然海风吹着有点凉,但还算怡人。

到蓬莱东站下车,这时离海边已经很近了,海风也感觉大了。令我有些意外的是人很少,按说这也算是中国“微”著名旅游景点,虽然是淡季,但是周末不该人这么少吧?事实是淡季的存在不是没有原因的,真的是会淡出鸟来。我们到了酒店门口,酒店大门紧闭,“不会倒闭了吧?”我手捂着玻璃往门内看,酒店前台都落灰了,上面有个牌子写着入住酒店请打电话。我掏手机准备打电话,听见晓在旁边叫我,我说:“等会,我打个电话问问。”晓说:“你打个屁电话,这门能开。”我抬头看见晓开着旁边的门,看傻逼似的看着我……

订酒店的时候特意挑了一个带大阳台的,可以支着太阳伞,坐着藤椅,面朝大海,享受海风拂面,醉日熏人。当然这是我们理想状态下,现实总是很残酷。硬件设备是都不缺,阳台、太阳伞、藤椅都有,探探脑也能看到大海。缺的是怡人的海风和醉人的暖阳,海风不是拂面是扇耳光,说寒风刺骨有些夸张,冻一身鸡皮疙瘩还是没问题的。现在才刚过中午,阳光已经不是那么明媚了,看太阳都不刺眼,原因是——起雾了……

我看了一眼天气预报:大雾预警!我擦嘞,我都看见雾了才来预警,还有个鸡毛用。蓬莱的雾起的真猛,不一会儿海边已经看不见了,海风越刮越大,雾却越刮越浓。晓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:“为什么我每次来山东海边都是这个样子?”上次她去青岛,看到的也是浓雾笼罩下的大海。我耸耸肩表示无能为力,我能怎么样,我也很绝望啊!

稍微收拾一下就下去找地吃饭了,每去一个地方,美食的吸引力总是大于美景。好不容易来一次海边城市,海鲜肯定不容错过的美食享受。在我们准备大吃一顿的时候,发现周围的餐馆大多数都大门紧闭。也难怪,路上行人都不多,餐馆哪还有什么生意,不如关门歇业,这淡季不是一般的淡。终于发现了一家还在营业而且感觉不错的餐厅,我们是唯一的顾客,包场吃了一顿很爽的海鲜餐。

吃完饭出来时能见度都不到500米了,到处雾气昭昭,海上一片灰白,根本看不到哪是海面哪是雾气。呼隆隆的海浪声越来越大,海上的浓雾都被刮到陆地上了。这种天气都不想去蓬莱阁了,但是已经订了票了,距离也不远,就大口吸着浓雾,往蓬莱阁方向溜达。在路上碰到一个卖冰糖葫芦的老太太,攀谈起来,听出我是山东口音就和我多聊了几句。原来过年初一到十五,蓬莱当地人去蓬莱阁门票只要10块钱,对外票价可是140呢!其实这也无可厚非,福泽桑梓嘛,一方水土造福一方百姓。想当年我和同学也是冒充智圣诸葛亮故里附近村里的孩子,才得以进入诸葛亮宗祠,一瞻风采。

蓬莱阁在一座临海的山上,山上有各种庙宇,佛道皆有,道教居多。有三清殿、吕祖殿、天后宫、龙王宫、弥陀寺、蓬莱阁,以蓬莱阁最为壮观,从蓬莱阁往下看就是波澜壮阔的大海,遗憾的是放眼望去白茫茫一片全是雾气,海面都看不到。所有庙宇都供奉着神像,无一例外都有卖香烛、祈福卡之类的摊位。见到游客就以祈福送子保平安来推销产品,一排香128,保你平安又大发,来年生个胖娃娃。灵不灵自己体会,反正对于此类推销我是一概谢绝。

蓬莱阁上还有好几座炮台,大炮筒锈迹斑斑,点引线的眼都锈死了,想当年是不是还轰沉过海盗船?千百年来一直镇守着蓬莱海岸线,让我想起了历史上那副绝对:烟锁池塘柳,炮镇海城楼。此刻我为我的博学而骄傲,看到这里的景象我脑海中不是:卧槽,雾真他妈大,炮真他妈粗。而是一副十分应景的对联。得意之际来到城墙边,想看看下面的大海,海风裹挟着浓雾扑了一脸,“卧槽,真他妈冷!”

两个人在蓬莱阁溜达了一圈,冻的鼻涕都出来了。说好的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呢?到处都是雾气笼罩,海风凛冽。果然是人间仙境,在人间只有神仙才能住的地方!回到酒店吹了半天空调也没缓过劲来,酒店还没有暖气,刚来知道没暖气的时候,我就开始方了,这哪是度假,简直是找罪受。下午为了避免冻感冒,去逛商场了。果然商场才是适合人待的地方,外面只适合神仙待。商城逛腻了,买了张电影票,看《金刚狼3》。旅游看电影也算是一段“传奇笑话”。

第二天的计划是极地海洋世界。每次旅行都会有各种不如意,相应也会有称心如意的。第二天的极地海洋世界之旅相比于第一天的蓬莱阁,那是相当凑合,那家伙,那场面,锣鼓……都过去了,我就不感慨了。也是第一天吃糠拉嗓子了,第二天给点稀粥跟喝蜜似的。其实极地海洋世界挺不错的,一句话点评:值回票价。

蓬莱阁和极地海洋世界的票是在大众点评上一起订的,本以为会在景点入口取票,没想到是家旅行社。旅行社的人开车把我们送到极地海洋世界,并送我们进去。我们是被送进去的,所以没有票据。其中有没有黑幕我也懒的琢磨了,如果中途遇到查票的,再打电话联系旅行社吧。重要的是先玩开心了再说。

极地海洋世界是室内场馆,有固定的游览路线,顺着路标走即可,不会错过景点,即便是错过了也可以再游览N遍。场馆里有两处表演:妹子们的表演和海洋动物的表演,只在指定时间内演出,在游览过程中不要错过表演时间即可。场馆内有各种海洋动物,大多数和游客隔着一层玻璃,可以近距离观看。

有一处是食人鱼,可以买肉喂它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食人鱼,小小的,每条鱼的嘴角上都有一抹血红,和电影上的差别很大。我用小木棍上的细线绑着肉去喂它,真的是扑上去就撕咬,扽细线的力气也挺大的。我猛的一拽木棍,差点把一条食人鱼拽出来,不知道拽出来会不会咬我。片刻间线上的肉就被撕扒光了,肉吃完了全都散开了。

还有一处是海狮,那是一头没见过世面的海狮,竟然会和游客互动。它会拱你放在玻璃上的手,移动手还会跟着你的手跑,会和你打招呼,会露出水面吐泡泡。多亏玻璃是全封闭的,不然我猜它会漫过玻璃往外吐水,吐游客一身。对于喜欢动物的晓来说,今天可真是玩爽了,每个展览处都停留一会儿和里面的动物打招呼,当然这些动物都是见过世面的,都没有理她的。那头海狮是个例外,和她玩的格外的好,不理周围几个小孩,唯独跟着她的手跑,弄的那几个小孩好郁闷。隔壁的海象就比较高冷,一看就是久经“游场”的动物,不论晓怎么和它打招呼,它都不理,自顾自的游着。

最令晓开心的是一只小猴子,晓最喜欢猴子。那只猴子比手掌大不了多少,可以在手掌中站立。那是一个让游客抱着小猴子照相的消费点,景点最不缺的就是这些消费点。那只小猴子真挺可爱的,一伸手就顺着手掌跑过来了,可以放在头上、肩上。晓乐的跟只大马猴似的,玩的是不亦乐乎。工作人员再三招呼小猴,才把小猴弄回去招待下一个游客。我们去拿照片,出来的时候看到一个小孩刚把小猴抱过去,晓向小猴一招手小猴噌一下顺着她的胳膊爬了过来,小孩一脸懵逼,晓急忙把小猴还给那小孩,不然一会儿小孩该哭了。不知道这个小孩是不是刚才海狮馆那的小孩,如果是的话他今天也是够郁闷的。

海底世界是个几百米的长廊,弧形玻璃罩在头顶上,鱼群都在上面游来游去。之前在电视上见过,感觉特别美,仿佛置身鱼群。今天一看,头晕目眩。因为是弧形的玻璃,透过玻璃看水里就像带了个大度数的近视镜,整的晕头转向的。出了海底世界就是表演看台,是妹子们的表演。

我们如愿以偿的看到了美人鱼表演和海底芭蕾表演,晓说是我如愿以偿,因为表演的都是精瘦的漂亮妹子们。妹子们在鱼群里翩翩起舞,时而上浮,时而下潜,优美的舞姿令我想起了捕鱼达人,为啥没有一个吐网的大炮?我说我想捕旁边的大海龟你信不?美人鱼表演讲述了一个动人的爱情故事,反正我是没看明白,王子潜下来的那一刻我想退票,转念一想无票可退。那哪是王子,就是个大肚囊子嘛,潜水服都裹不住了。海底芭蕾是妹子们穿着比基尼,在水中……我不写了,后面的自己想。

看完美人鱼和海底芭蕾的表演,下面比较精彩的就剩海洋动物的表演了,海狮和海豚们的表演。和香港海洋公园里的动物表演差不多,让海狮和人类打招呼、拍手、倒立、做数学题等等,让海豚跳高,顶球,转呼啦圈等等,还找了一个游客互动。对于每天都要进行几次表演的他们也都是轻车熟路,不知道它们是不是喜欢做这些表演,但喜欢吃是肯定的,表演过程中会有吃的,为了口吃谁都不容易,动物们又何尝不是。

从海洋公园里出来,吃了一顿海鲜火锅。有令人难忘的海肠子,吃的过程中在网上搜了一下海肠,然后就不想吃了。蓬莱的天气还是比较冷,但是今天没雾了。吃完饭去海边走了走,海风呼啸,海浪一浪叠一浪,待了一会就冻得不行了。往回走的时候发现鞋上沾了些黑色的东西,我说:“这啥?海屎吗?”也没在意,想回家刷一下就好了。后来发现是黑油,无论如何都刷不掉,废了两双鞋。

下午整理了一下去机场,晓说:“从来没有在旅行的时候这么想回去。”说完缩了缩脖子,裹紧羽绒服。上了飞机,离开了蓬莱,没有留恋。晚上在飞机上看下面的夜景,车灯穿梭,璀璨的灯光织就了城市轮廓,万家灯火的夜景太美了。这次旅行本来是出来放松的,直到这一刻整个人才有些轻松。

到北京首都机场时已经晚上九点多了,在机场巴士上,我俩都有些累了,回想这次旅行,失望大于喜悦。我忽然问道:“机场巴士报站吗?”晓说:“不报站你还不知道路吗?”因为我们下车的站点就在我们住的地方。我说:“你听不懂我这句话的重点吗?我是在说知不知道路的问题吗?我问巴士报不报站,你问我知不知道路……”“闭嘴!我眼睛不干!”这个梗终于接上了,这趟旅行也算圆满结束,耶!

打赏作者一杯咖啡
显示 Gitment 评论